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智能手機之後 印度APP市場也被中國產品占領半壁江山

原標題:智能手機之後,印度APP市場也被中國產品占領半壁江山

【編譯/觀察者網王愷雯】

“Tik Tok(抖音海外版)是Youtube殺手。”

“Helo(字節跳動旗下社交APP)讓ShareChat(印度本土社交APP)不好過,且更有機會贏得印度市場。”

“Bigo Live(歡聚時代旗下直播APP)是友誼的平臺。”

在小米、OPPO等中國品牌占領印度手機市場之際,印度人發現,他們手機中的APP也越來越多來自中國。

印度科技新聞網站“factor daily”1月2日大篇幅報道瞭中國手機APP如何在印度市場快速發展,認為2018年很有可能作為中國APP接管印度智能手機市場的一年而被銘記。

報道截圖

以印度安卓系統市場為例,2017年Google PlayStore排名前100的手機APP中,中國占瞭18個,但到瞭2018年,這個數字已經上升至44個。在排名前10的APP中,有5個來自中國企業。

還有一些沒有排進前100名,但表現仍然非常搶眼的APP,例如社交娛樂內容平臺Rozbuzz和視頻聊天室平臺YouStar,它們在印度的下載量均超過瞭100萬。

Google playstore 2017及2018排名前十APP 圖自“factor daily”(下同)

目前,印度本土社交APP ShareChat有超過5000萬下載量,字節跳動旗下的Helo有約1000萬下載量。但值得註意的是,前者於2015年推出,後者則在2018年7月才與印度用戶見面。APP數據分析公司Sensor Tower 的數據顯示,自發佈以來,Helo已經有1300萬次下載,而ShareChat 2018全年的下載量約為900萬次。

在印度,安卓是占絕對多數的操作系統,因此Google PlayStore的下載排名的確可以反映這些APP在印度的受歡迎度。

2017年12月至2018年12月印度操作系統市場份額,安卓系統(橙線)遙遙領先圖自“statcounter”

此外,歡聚時代旗下的社交視頻APP Like,在全球擁有約1億次下載量,其中印度用戶占比64%。印度也是抖音海外版Tik Tok的最大市場,在其全球5億多活躍用戶中,印度用戶占比達到39%。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創業學教授方睿哲(S.Ramakrishna Velamuri)表示:“對於任何行業的中國企業來說,印度是唯一一個可能與其本國市場規模一較高下的市場,其它市場望塵莫及。”

方睿哲

本地化是重要因素

報道指出,在印度推出的中國APP有許多共同之處,包括雄厚的營銷資金、專註於印度本地用戶、令人上癮的用戶界面、生動的內容、更新速度快等。

但也有失敗案例,2012年騰訊在印度推出微信時,在產品營銷方面不遺餘力,從產品發佈會到邀請寶萊塢明星代言,微信迅速展開推廣並吸收用戶。2015年,微信解散瞭印度團隊。

微信印度市場與戰略部前副總監古普塔(Himanshu Gupta)說:“這其中大多與印度平臺本地化失敗有關。”

微信的失敗為後來者們提供瞭前車之鑒,中國企業傢意識到瞭這點,也瞭解印度市場與中國的差異,這一點可以從他們在印度采取的策略中明顯看出。例如Helo在新德裡就由一個當地團隊運營。

“字節跳動專註於內容交互平臺,他們在印度看到瞭巨大的機遇,但Helo 是完全獨立的,” Helo 內容運營主管巴羅阿(Shyamanga Barooah)說。

2017及2018年在安卓應用商店排進前100的中國APP

“如果用金字塔來描述印度,那麼頂端的1億(城市)消費者,他們的思維和行動更接近美國人,得到的服務也更好,” 總部在上海的中國創投公司01VC 負責印度投資業務的漢格爾(Amit Jangir)說。他認為印度新的受眾是下一代2到6億的消費群體,他們目前還沒有首選的娛樂、支付和電商平臺。

“很多中國公司瞄準3、4線城鎮的一個可能原因是,許多互聯網消費以習慣為主,”前微信高管、目前供職於私人財富管理平臺Walnut的古普塔(Himanshu Gupta)認為,在印度,大多數新互聯網用戶都來自於這些地方,他們還不習慣YouTube等平臺,因此存在創造新習慣的機會。

古普塔

中國策略能給印度啟示

報道指出,過去幾十年來,中國的經濟和技術發展一直是個奇跡,這讓中國在企業版圖中處於令人羨慕的地位,以至於谷歌、Facebook等全球企業都來向中國企業巨頭取經。

這些“中國策略”不僅是矽谷企業和其高管的讀物,也被用在印度市場。

一名要求匿名的前騰訊印度高管表示,“中國策略”主要側重於做對三件事:

第一是吸引人的內容,以Helo、Tik Tok、LiveMe為例,它們的策略是把重點放在用戶生成的內容上。

第二是技術本地化,主要是在提高產品性能上,比如,包括Tik Tok和Vigo在內都為印度這樣的市場提供瞭“精簡版”的APP,以應對網速慢和網絡連接不暢等問題。

第三是偏向於後期要求,即在當地市場建立夥伴關系,包括與音樂和媒體公司合作。

“中國公司非常瞭解印度數字革命中的視頻機遇,”古普塔說。這些中國公司也意識到這裡有新的消費和模式創造空間,這一點從他們一直以來的大膽嘗試中可以明顯看出。

不過,一些中國APP也面臨諸如傳播盜版、色情內容和粗魯言論的問題,古普塔認為,比起中國,印度企業在這方面則更為保守。

報道最後指出,雖然中國APP的內容在印度技術和創業圈內仍是個充滿爭議的話題,但並不影響他們對中國APP技術的推崇。

“如果你仔細觀察中國的產品,比如Tik Tok,你會發現它們具備的高水平技術是印度平臺所沒有的,”印度社交遊戲公司Zynga產品經理辛那帕提(Akash Senapaty)說:“這些產品在印度的知名度很高,印度的產品人員一定希望從中學習。”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