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把過期藥比作剩菜,“神回復”無異於火上澆油

鄭山海

據媒體報道,今年2月底,湖南孕婦王女士在當地婦幼保健院拿瞭4盒共40袋德瑞欣維生素C顆粒,吃瞭兩盒後發現,藥的產品批號為20170207,生產日期為20170203,有效期為20190105。也就是說,醫院給王女士發藥時,藥已經過期近兩個月。為此,王女士及其傢人到醫院要個說法,投訴科的工作人員當面承認是醫院發瞭過期藥,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但該院藥劑科主任卻語出驚人:“過期藥就類似於水果沒有吃完……”。他還把過期藥比作剩菜,稱:“我肯定吃剩菜,我相信所有中國人都吃過剩菜。”

把過期藥比作剩菜,“神回復”無異於火上澆油

按照我國現行藥品管理法的規定(第四十九條),超過有效期的藥品,屬於劣藥。孕婦吃維生素,顯然是為瞭增強體質,保護胎兒,吃進去的卻是法定的劣藥,後怕程度可想而知。而藥劑科主任不負責任的答復,更無異於火上澆油。

也許,這件事造成的實際傷害並不大,因為現在的藥品成分都比較穩定,有效期的標註也是謹慎又謹慎,大多數藥品在正常的溫度環境中,即便過瞭有效期,藥效也未必就馬上下降,或產生多少變質的有害成分。但問題的關鍵,顯然不在這裡:違規的時候談危害,不是回答問題,而是對問題的騰挪轉移。就如同醉駕的人說自己開得很穩,顯然不能蒙混過關。

藥劑科主任作出這樣的神答復,想必是以淡化這個事件為目的。醫院發出過期藥,肯定是一次不良事件或者醫療差錯,但如果公開承認錯誤,那就意味著後續的追責不容回避。這個時候口不擇言,創造出剩菜理論,潛臺詞就是,“一件芝麻粒大小的事,患者揪著不放,豈不是太矯情瞭嗎?”

其實,按照藥品管理法的規定,出售過期藥品面臨罰則,是銷售收入兩倍到五倍的罰款,這並不是一個特別嚴厲的懲罰,承認錯誤,接受處理,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然而卻創造出一些欲蓋彌彰的言論出來,隻會將事情變得更加復雜。對於醫院來說,本身並沒有銷售過期藥品的經濟動力,因為所有的近效期藥品或者已過期藥品,醫院可以要求廠傢將其接回,所以醫院並不需要承擔太多的經濟損失,其責任在於及時篩查。

因此,出現過期藥,有關醫院除瞭及時道歉外,還應該反思自己在盤庫和預防藥品過期登記的相關流程上是不是存在漏洞,誠實告知患者具體是哪方面出瞭問題,並從藥品機理上做好安撫工作,對藥品過期可能出現的不良反應做出必要評估,讓當事人真正踏實下來。

回顧這些年的新聞,我們發現醫院使用過期藥品並不是孤立事件,這可能和不少藥品的過期時間標志並不是特別顯著有關系,特別是一些藥盒上的黑色字體,經常出現6和8,9和0誤讀的情況。由於目前藥品過期的主要檢查還是靠手工完成,出現失誤確實難以避免。因此,有關機構應考慮把藥品的失效時間用比較醒目的字體(比如紅色)標註出來,減少過期藥品售出的發生幾率,避免因此撩撥患者在醫藥安全問題上的敏感神經。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