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櫻花節“和服爭議”,別被情緒與立場牽著鼻子走

楊鑫宇

3月24日,一年一度的“武大櫻花節”,再度引發瞭一場不小的輿論波瀾。當天,兩名遊客結伴前往武漢大學觀賞櫻花,其中一名遊客穿著看上去是和服的衣物。結果,在入校時遭遇瞭保安的阻攔,進而衍生出瞭肢體沖突。

事件爆發後,立刻在網上引發瞭廣泛爭議。爭議的焦點,不僅在於遊客與保安的行為是否恰當,更在於兩名遊客被禁止入校的理由。一方面,現場視頻中保安的言論和警方接受采訪時的說辭,指向瞭當事遊客的穿著,似乎是因為他穿瞭“和服”才不得入校。另一方面,也有說法指出,是因為兩人並未按規定預約入校,才遭到瞭保安的阻攔。圍繞這幾重爭議,網民們展開瞭激烈的爭論。事件真相、校規的合理性、文化包容性等諸多面向的問題,也在爭論之中被攪成瞭一團,變得難以讓人辯明事理。

3月26日,武漢大學方面發出官方通報,表示兩名遊客其中一人進行瞭預約,但另一人並未預約,保安阻止未預約遊客入校之後,雙方發生瞭沖突,這才導致瞭事件的發生。這篇通報,基本上明確瞭遊客方面的過錯和保安的履職依據。但是,通報對“和服能否入校”這個爭議性問題隻字未提,僅用瞭“服飾得體”這一模糊表述,為相關爭議留下瞭明顯的“缺口”。

對於這起事件,不論是在網上為母校積極辯解的武大學生,還是對武大規定存有疑慮的網民,在爭辯時都難免熱血上湧,在立場與情緒的驅使下盲目對立,而無法就事論事地把事件當中幾個互相獨立的問題分清。但是,爭論不能被立場和情緒“牽著鼻子走”。在這場事件之中,公眾關心的問題其實有三個:第一,保安驅趕兩名遊客到底有沒有規章依據;第二,武大到底有沒有“和服不得入校”的規定;第三,“和服不得入校”的規定,又到底合不合理。對於這三個問題,公眾應以“一碼歸一碼”的態度分別審視,而切忌將其混為一談。

武漢大學的官方通報,無疑充分地回答瞭第一個問題。因為其中一人並未預約,且兩人為此與保安發生瞭沖突,保安阻止並驅趕二人,完全符合有關規定。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沒有必要去苛責保安,冤枉瞭校規執行者。

然而,盡管這兩名遊客在預約問題上確實理虧,“穿和服到底能不能進武大賞櫻”,卻依然是一個值得追問的問題。人們不禁要問:如果一名遊客依規進行瞭預約,那麼他就可以穿著和服進入武大賞櫻瞭嗎?這樣的問題,至今都沒有明確的答案。

此前,有消息表明,武大曾在2002年的櫻花開放期間,以文件形式出臺過禁止“不允許在校內穿和服照相”的臨時規定,然而遺憾的是,這一規定在今天是否有效,並未以書面形式得到武大校方的確認。與此同時,許多武大校內流出的微信截圖都顯示,武大工作人員確實提示過負責守門的人,對穿著和服的客人“不放行”。

不論“禁止和服入校”的規定是否合理,這種極不明確,且並未以書面形式充分公示的規定,都是導致各種糾紛發生的“溫床”。對武大而言,如果希望類似糾紛在未來不再發生,最好能將所有規定以書面形式正式固定下來,並主動公開,以便在紛爭發生時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

歸根結底,在這件事中,我們既不該冤枉瞭忠於職守的校方保安,也不該忽略有關和服的規定問題。如果希望在爭論後能有所收獲,就應更多著眼於社會對外國文化的心態問題,而不是揪著幾個細節,無休無止地“吵架”。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